长城企业微站关于我们 |  关注共享平台 |  返回首页 新长城·长城共享官网·万家精华文化传媒 注册  | 登陆  |  咨询热线:010-5950 6884
首页 >> 艺术人生 >> 详细

禅悟的境界神清气朗

2015-11-23 12:00:47 作者:阎中柱
写意花鸟是中国画最具传统魅力的艺术载体。从南宋的梁楷至明代的林良、沈周、唐寅等,都在写意花鸟画领域获得了长足发展。而明代的陈淳和徐文长更是不守绳墨、另出机杼,开后世风气。此后,恽寿平、八大、石涛以及金农、华嵒等皆能各变其法、独树一帜。清末赵之谦、任伯年和吴昌硕等花鸟大家的出现,更为写意花鸟的发展开辟了一个崭新的世界。当代画家阎中柱的花鸟,正是继承吸收了前贤诸家的优点,又融合了西画艺术语言为己所用,进而独辟蹊径、推陈出新。
阎中柱,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胶州市文联顾问。他曾在厦门、天津、青岛、威海等地举办个人画展,在历届国展中多次获奖。
一个艺术家,贵在能借助自然物象而诱发个体灵性的觉悟。那么,人与自然的关系到底该如何定义?这是一个亘古的命题。人在自然的怀抱中成长,自然也在人类的改造之下焕发新颜,自然景物又被人以“符号”构成的形式在纸上展现出来。事实上,中国画正是呈现出一个由这种“符号”所构成的世界,并赋予它们以生命意义。在这种大“符号”化的世界里,艺术家可以自由自在地构建心中的理想境界,尽情地抒发现实世界中所获取的生命体验。
我不喜欢用高深、虚空的理论和死套、粗浅的词汇去解读一幅画作,而更喜欢静对作品细细品味,企盼在那无声的交流中得到艺术的熏染和提升。我喜爱阎中柱的作品。他的《清凉世界》(见附图上者),画出了“一枝独秀总可人”的荷塘意境。画作笔致简练、潇洒清新,袭人荷香似可闻。画面左下方两只丹顶鹤憨态可掬、逍遥自在。作品用干、湿对比渲染出墨色层次,将荷塘的清凉、静谧很好地表现出来,让观者体会到无穷韵味。他的作品透出一股清幽、静逸之气。作品中的每片荷叶仿佛都是通过经络彼此沟通的。荷花迎风绽放,自由、生动,更有几分喜人的野趣。
黄宾虹在《画法要旨》中说:“由一画开先,至于千万笔,其用墨处,当无一笔无分明。故看画曰读画,如读书然,必一字一句,分段分章而详究之,方能得其全篇之要领。看画如此,画之优劣,无所遁形。”画由一笔开先,笔笔皆须讲究。一笔,浓、淡、干、湿、焦均可;然要出彩,最少使两种墨色同出一笔。线条或左重右轻,或右重左轻,需有变化。水量之大小、行笔之速度,亦需掌握。欲求爽利,必快笔;欲求凝重,必慢笔。行笔快,水不可过轻,过轻则笔浮;行笔慢,水不可过重,过重则一塌糊涂。线之边际亦应有顿挫感,勿使其过于圆滑,亦不可使其过于残破。线尤以淡墨最难,欲求其厚,必使之有金石效果。线条中隐隐有沙点,如屋漏之痕,方为妙者。关于题款之用笔,古人说,画之款识,有性命之要。如画干,则款宜水墨淋漓;如画湿,则款要干烈厚重。花鸟画一般多题略干之墨,可增加力感。齐白石、吴昌硕即是如此。干笔行难,必行笔匀,略慢笔,然笔画必讲究,不可拖拉。线行慢方可入纸,入纸方能厚重,然亦可略快,非力能扛鼎者不可为之。阎中柱在坚持继承传统的同时,也提倡“笔墨当随时代”。他的画,笔法精准、线条凝练,柔中带刚。观他的《春晓》(见附图下者),嵯峨的岩石、虬曲的树枝、清逸的花朵、空谷幽鸣的鸟儿……细品此作,自有一股纯朴的气息扑面而来,那么亲切、自然,虽没有浓墨做铺垫,但却有浓厚的情绪在升腾,笔墨中蕴涵着一种平和、一种孤独、一种宁静。画中的线条是柔和的,色彩是干净而又透明的,结构是平衡而又统一的。平和、宁静、自然、和谐,这正是阎中柱对艺术的追求,也是他的审美标准。
班固《幽通赋》中有“魂茕茕与神交兮,精诚发于宵寐;梦登山而迥眺兮,觌幽人之仿佛”之语。“幽通”是“穷宙而达幽”,是“深晓神明而融会贯通天人之道”,是对宇宙万物有深刻理解基础上的通达。唐人杨炯《遂州长江县孔子庙堂碑》言:“杨雄博识,神游象系之端;李洽幽通,思入玑衡之表。”可见,“幽通”首先是知人论世的一种方式,它离不开沉思和领悟。悟,然后能通。大凡与阎中柱聊过天的人,多会为他精辟的话语所折服。我们不能不承认,他对人生、对事业、对艺术的通悟是高于常人的。他对任何事情都是“静心求之”。当“吾”与“心”完全统一或合一时,才会达到“悟”的境界。所以,阎中柱经常强调,一个人的成功,除了精力、阅历、能力外,还必须有“心力”。若将他的“悟”与禅之“悟”相比,禅之“悟”是豁然贯通,没有中介,没有过程;阎中柱的“悟”则更接近艺术直觉,是在艰苦求索之后的参悟。